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廉政文苑
挂 号
信息来源:城建控股集团 发布日期:2017-12-21 浏览次数: 


“喂,儿子啊,早上你妈妈要去医院找专家复查,你早点起来去排队挂号啊。”周六早上五点,老爸的电话就打断了我的美梦。



“爸,以后要挂号您提前一天告诉我,现在专家号网上都能预约了,哪里还用一大早去排队啊?”写材料写到凌晨,刚睡没多久的我抱怨道。



 老爸在电话那头说,“每天的专家号数量不多,还是早点去排队取号,我们心里踏实啊。”



“市里各大医院现在都优先给慢性病患者安排预约,以后您提前跟我说一声就行。”我一边说着一边起床去打开电脑。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老爸疑惑的问道。



“前段时间我们市纪委给卫计委下发了专责监督意见书,老百姓 “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是我们列出的重点问题之一,”我一边在电脑上挂号一边解释着。“先不说了,一会专家号预约好了我告诉您。”



 挂上电话之后,我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几个月之前起草监督意见书的日子。



 今年8月份,我所在的连云港市纪委在强化专责监督,推动 “两个责任”落实的工作中,结合群众诉求以及巡察卫计系统时所发现的问题,向市卫计委下发了专责监督意见书,意见书的起草工作交给了我们科室。



“这份监督意见书不仅要针对卫计委党委在党的领导、党的建设以及全面从严治党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还要剑指广大群众反映强烈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要将监督的鞭子抽向民生的痛点。”市纪委副书记王奎杰在安排这项工作时强调。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接到任务后,我和同事们通过深入各大医院走访,与广大医务工作者和就诊群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听一听广大群众在接受医疗服务的时候有哪些难题亟待解决,哪些现象是他们反对和痛恨的,以此深入挖掘“看病难、看病贵”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使监督意见书能够做到“一针见血”。



“市卫计委推进医疗体制改革缓慢,医疗资源布局不合理,公立医院社会公益职能弱化,基层医疗服务能力薄弱;医德医风教育不到位,以人民为中心理念贯彻不够,部分医务人员收受商业贿赂、拿红包、大处方、过度医疗;部分领导干部亲属入股药品销售企业从事药品推销,存在利益输送风险。”经过调查研究之后,监督意见书的每一条都有的放矢、直指要害。



 8月14日,王奎杰副书记带领我们亲自将监督意见书送到了卫计委党委书记、主任周伟的手中,并当面交责,逐条逐项告知了整改事项及要求,督促其履行“第一责任人”责任,牵头制定整改方案,细化整改措施,限期整改到位,否则将严肃问责。



“关系民生的事情办不好,也是管党治党主体责任不落实的体现。我们通过强化专责监督,既严肃处理损害群众利益的人,又倒逼主责单位办好涉及群众利益的事,让群众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新气象。”王奎杰副书记在当面交责时的讲话,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接到监督意见书后,我们感觉身上的责任“沉甸甸”的,对自身工作上存在的不足之处也是‘红脸出汗’的。”卫计委党委书记、主任周伟在整改情况督查推进会上向市纪委跟踪督办组如是说。“我们坚决压实主体责任,迅速采取行动,制定20大类60余项具体举措扎实开展整改工作,其中,把大型医院不少于20%的专家号源向基层机构优先开放,优先安排慢性病连续跟踪管理患者的预约,建立预约平台实名制验证通道遏制倒卖号源等举措就部分解决了群众“挂号难”的问题。”



 问题整改落实是否到位,群众满不满意才是检验标准。卫计委整改工作完成后,我和同事们又一次开始了走访调查。



“我2010年患了慢性乙肝,需要长期吃 “恩替卡韦分散片”,原来每盒146.96元,现在每盒77.7元。”来自赣榆区赣马镇的村民张忠贵心里拨着小算盘笑嘻嘻的跟我们唠着嗑。“我每月要吃4盒,一年下来能省3000多元呢,这对我们农民来说这可不是‘小钱’啊。”



 小钱不小。为破除“以药补医”难题,市卫计委积极协调财政部门加大投入力度,把医改政策性亏损补贴、公共卫生任务专项补助等6个方面投入逐项常态化,纳入财政预算支出项目,市财政一方面统筹安排各类资金7042万元支持公立医院改革,另一方面积极向上争取政府债券2.05亿元,支持市属医院基础建设,从根源上扭转公立医院的逐利机制。



“把本来由老百姓承担的相关费用转为由财政予以补贴,这给广大老百姓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除此之外,我们还取消了吸痰护理费、空调费、采血器费等10余项自立项目收费,规范了检验类收费,从一点一滴上降低老百姓的看病费用。”



 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是会拨小算盘的。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 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除了在医疗领域,我们市纪委还就老百姓反响较大的跨学区择校和借读等违背义务教育普惠和公平原则的现象向市委教育工委下发了监督意见书,经过整改,首次在全市范围内实现了“零择校”和“零借读”。



 叮铃铃,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喂,老爸,专家号挂好啦,我现在开车去接你们,实名领号,别忘了带上医保卡。”挂上电话,我本来浓浓的困意已经烟消云散了。(李政霖)